秋色桃染(退)

佛系摄血党,ky删评+拉黑(如果想吵一架的欢迎私信bbll)

【All血】她身边的修罗场(2)

(我那个第一篇被迫仅自己可见了......)

“...烟花很好看,贝坦菲尔小姐。”白发下掩盖着的红唇轻勾,她径直穿过落在椅子上的紫色烟雾给了空军致命一击。

“下次请注意。”玛丽挑起玛尔塔的下巴,把她放在椅子上,眯着漆黑空洞的双眼望着木桶后躲藏的调香师的身影,转身拉出水镜。

手起刀落,镜像手持的玻璃碎片给了薇拉小姐一刀,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放香水遗忘伤痛。

玛丽皱了皱眉,最近的排位赛中总是有这类情况发生,调酒师当面调酒、空军频频放烟花、调香师回不上香水、整个局面除了佣兵先生发挥正常之外...

事情不对劲。

以薇拉小姐的上挂结束战斗,看着自己战绩上华丽的斩获四杀字样,玛丽挑起自信的笑。

以这样的速度前进,自己很快就能与伊德海拉大人并进了,那可是她向往的高度。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爬的更高。

“结束了吗?”美智子揉揉眼睛站起来,“唔...可以回去了吧...”睡眼惺忪的美智子看起来就像一朵绽开的睡莲。

“一天天的就知道睡觉,啊,”玛丽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美智子的额头,“什么时候把业绩追上。”她转了转手中的残片,被美智子揽住肩。

“我看你倒是不愁这个,玛尔塔小姐她们总是放...出现失误,也不知道最近受了什么刺激。”红色的蝴蝶用折扇遮住自己的面容,语气难免沾上些许酸意。

“...”玛丽挑了挑眉,伸手挑起红蝶的下巴,“吃醋了?”

美智子杏眼一眯,正欲挣脱出来反客为主,心里仿佛有只幼猫在不断挠她的心,搞得她心痒痒的。

“当然。”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玛丽打断。

“赌一赌下回你碰到他们会不会失误呐。”她像个轻盈的仙子,从自己怀里挣脱出来。

美智子捏紧了自己的折扇,心中突然空空如也的感受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怅然若失地望着她。

她心里只有伊德海拉,美智子这么想到。

她心里必须有我.....洁白的扇纸被纤细白皙的手指抠出几个破洞,浑身上下散发着阴绿色的气息。

“...”她的心上人独自向前走了几步,见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疑惑地回头,咬唇问道:“美智子?”

于是她压下满腔氤氲的怨气,笑靥如花的向红衣姑娘走过去。

“....我去找海拉了,美智子在前面的转角等等我吧,我一会就过去找你。”玛丽拍拍美智子的肩,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红衣和服的少女垂眸轻叹,听话的向转角走去。


【摄血】甜点

出差考察新地图的约瑟夫回来了,玛丽正结束一场战斗,毫无形象的趴在餐桌上等待美智子做的小甜点。

听说一款名叫“雪媚娘”的甜点口感完全不输给提拉米苏蛋糕呢。

啊,美智子小姐真是个贤惠的女子。

爱好甜点的玛丽小姐完全把离开十五天的约瑟夫同志抛在脑后了呢。

危。

隔间的灯光熄灭,美智子莲步微移,甜点的飘香诱使玛丽望向美智子,晶亮的眼眸让美智子忍不住摸了摸玛丽凌乱的白发。

即使有美食的诱惑,但是矜谦的餐桌礼仪还是不可忽略的。

玛丽挺直腰杆,整了整精致的领结,冰冷的餐刀贴在温热的肌肤上,她望着面前小巧的甜点,舔了舔唇。

雪媚娘有轻薄的外衣,内馅充满甜而不腻的奶油,还夹杂着酸酸甜甜的水果粒,一口咬下去软糯香甜,回味无穷。

三两口解决掉一个,美智子笑吟吟的托腮,将玛丽垂在额前的一缕头发轻轻捋到耳后。

“要再来一个吗?”她深知,极其喜欢甜品的姑娘是不会拒绝美味的。

料想小姑娘竟摇了摇头,耳后的散发重新回到额前,“美智子小姐还请慢用,我要去接约瑟夫啦~”她俏皮的向貌美的女子抛了个wink,放下刀叉跑远了。

美智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有了夫君忘了妾身啊。”于是她坐下来,独自消磨时光。

......

在门口固执的等了半天的法国绅士不见自己的甜心来迎接自己,有些不高兴。

不会又抛下自己去吃甜点了吧。

法国绅士暗暗的将美智子做的甜品列入情敌黑名单中,并开始思考今晚要让小可爱如何补偿自己。

吃素十五天的狼狗再温柔也会生气的哦。

半晌,玄关处发出一声轻响,约瑟夫抬眸望去,试探着探出一个头的女孩在碰触到他目光的一瞬间猛然缩回去,接着一声巨响,传来小姑娘的痛呼声。

这是,撞到头了?

约瑟夫暗暗的想笑,又担心自己的宝贝撞坏头部,只得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去,强硬的捏住小姑娘的手腕,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

“撞坏了怎么办,嗯?除了我还有谁养你啊?”玛丽被困在双臂之间,身边满是他的味道。

“美智子姐姐.....”看见约瑟夫眯起双眸,她连忙搂住男人的腰,努力把自己的声音软下来。

“我的先生......”

太要命了。

胸前被一阵乱蹭,思维几乎紊乱的约瑟夫提着小家伙的后领,把她圈进怀里。

“美智子小姐的甜点好吃吗?”好吃到忘了迎接我?

“好吃的!”玛丽认真地点点头,“美智子的雪媚娘真的超好吃!”与提拉米苏蛋糕不相上下呢!

“嗯......”约瑟夫意味深长的拉着长音,湛蓝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

某玛丽终于想起了自己鸽了约瑟夫的事实。

“先...先生...”玛丽的头埋在约瑟夫胸前,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让约瑟夫放过自己。

“既然这么好吃...”约瑟夫温柔的舔了舔唇,在玛丽的嘴边落下一个吻,“我也想吃。”

不过不是吃甜点。

玛丽眨眨眼睛,隐约意识到有一丝不对。

强颜欢笑的玛丽用力挣脱出来,却被按的更紧,“啊哈哈,美智子小姐确实做了很多呢......”腰被紧紧箍住,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炸开。

“你懂的,我到底想吃什么。”修长的手挑起女孩的下巴,直视她玲珑的双眼。

他把小姑娘半推半抱的拐到房间里去,随手锁上门。

“十五天...”玛丽的眼睛到处乱瞟,男人露骨的暗示将房间里的气氛染得暧昧,炽热的躯体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

真拿他没办法,玛丽反身把男人压在床上,飘红的脸颊出卖了她,她都不敢对上男人温柔的双眸。

约瑟夫饶有兴趣的扣上玛丽的腰,想看看这个几乎从不主动的身下人想如何撩拨他的欲望。

说实话,已经不需要撩拨了。

感受到身下的异样,她咬了咬牙,吻上他的唇。

回应她的,是更加温柔炽热的吻。

......

(低哑)“宝贝儿,我要进去了哦....”

惊喘、呜咽、隐忍、娇息。

今晚月色很美。

这个甜点,约瑟夫很喜欢。


【All血】她身边的修罗场⑴

“搞什么啊,”美智子将桌洞里的情书一件件整理出来,看着粉红信件上羞怯急促的“To 玛丽”字迹有些无奈,“又是一个送错了的。”她随手拉上窗帘,冷漠拒绝了光的邀请。拂去信件上的余灰,美智子才发现自己已经大半个没有收拾书桌了。

玛丽只顾着照镜子,把信件随手抛在一旁后只任它自顾尴尬,在空气中发酵。

美智子扬了扬头,捏起信件的一角,把它扔进角落的垃圾桶里。

“监管者试绩马上就要出来了,让我猜猜……”美智子看似温和地笑着,画扇的锋芒撕裂长空,“榜一是不是又是约瑟夫学长?”玛丽冷冷地瞟她一眼,望着这个经常打自己插科打诨的女人,开口道:“我一定会超过他的,还是好好关心自己吧,倒数、第三?”

猛然合扇,美丽的舞姬愤愤地看着夫人优雅离去的背影,暗自唾弃了一番。

优秀的损友果然能直击心灵。

“啊~又是凯文先生送来的红玫瑰呢....”红蝶掩面轻笑,将它插在玛丽的书本之间。

.......

“果…果然.....”望着榜首那个远落了自己一千二百分的男人,一向心高气傲的她恨不得砍掉他的头。

那个人群中的焦点似乎感应到了她的目光,回头冲她微微一笑。

绅士优雅、还带着点点暧昧。

他居然嘲笑我!!

玛丽等大双眼,不由得捏紧了手中的玻璃刀。

“嘶,小美人啊,轻点儿,妾身会心疼的。”血红的扇面挡住了玛丽气恼的视线,飘然靓丽的身影在她四周旋转着,洁白修长的指尖轻点在她死死捏紧碎裂镜片的手上。

“.....走了...”玛丽撇开头,最终还是松开了残片,任它化落为虚无。

“去哪儿啊......”飘在空中的舞姬绕着中间的美人转圈圈,她委屈地用折扇遮住自己白皙的下巴,一双浓情的秋水剪眸直勾勾地看着玛丽。

“找海拉。”似乎不想忍受红蝶的骚扰,玛丽挥手投出水镜,怀中的温热瞬间变为一具冰冷僵硬的躯壳。

美人含情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灰暗,鬼魅的身影可以直接触碰幻像,她起身,在无温无热的形影上落下一个吻。

动作极快,但在场的监管者无一不睹。

美智子眼中充斥阴霾,环绕一圈后勾唇冷笑,她的人,谁也抢不走。

特别是……

环顾四周,目光锁定了那个风光无限的男人。

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抬头不语,只是挑衅一笑。

现场的空气凝成冰晶,一言不发的老父亲(不是)厂长拎着沉重的武器离开了。

“刹那......生灭....”血腥残暴的般若像悄然覆上脸颊,沉重阴冷的戾气不由得令人一颤,不过眨眼之间,她就像一只飘然起舞的凤尾蝶,追随着怅然若失的星光而去。

近水楼台先得月。

伊德海拉看着自己忠诚的信徒们围着红色衣裙的女人,女人温柔地笑着,抬起手揉了揉原生信徒的头发。

原生抬头眼眸晶亮,她是唯一一个人不会把自己和其他妹妹搞混的人。

孩子的喜爱和快乐就这么简单。

“因为原生的眼睛里有星光啊……”女士优雅地蹲下来,凌乱的白发与自己的头顶持平。

富江样貌的伊德海拉取消梦隐姿态,上挑的凤眼妩媚迷人,玛丽微微酸了一刻,可怜的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衣柜。(私设)

“那个…这次试绩,我就比你低了50分哦……”玛丽已经很努力的在憋笑了,但嘴角仍然忍不住的上扬。

上次整整比伊德海拉低了300分的少女明显有点小得意,双眼晶亮的望着那个高贵的神明。

神明神情微冷,内心却很是愉悦。

她就像个月考进步在讨要奖励的孩子,那么天真且烂漫。

【蓝A】呵、狗男男

我还活着/想不到吧

ooc严重,请勿上升正主

不然我就半夜十二点敲你家门去

主蓝A、微7猫、限克、欲沐,不打tag见谅

—————————————————————————

正文:

 

“gay不到的,我是直男。”某Alex信誓旦旦地对着小沐木比了个中指,“滚、丑拒、飞天吧你。”

 

看啊,多么狗气的Alex三连。

 

小沐木如此挠头感慨。

 

呵,果然还是欲为老公对我最好了,虽然他有很多顶帽子(bushi)。

 

Alex,妥妥的理工男,在众多基佬中苟且偷生,竟然还没有丝毫被gay弯的迹象。

 

“老子是直男,就算是弯的,也是上面的那个。”Alex在接受猫子采访的时候这么说道。

 

有人欢喜有人悲。

 

欢喜的是马克克,感慨自己的儿子终于没有走上自己的老路,代替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攻。

 

“1、老子是直男;2、我才是你爸爸。”Alex这样答道。

 

狗里狗气的,也不知道学的谁。

 

悲的是蓝胖子,法令纹都愁深了一圈。

 

难道自己gay爱丽的梦想就这么夭折在摇篮里了吗!!

 

对此,蓝胖子表示,这是不可能的。

 

天塌下来都不会阻止他gay爱丽的心,毕竟还有个子比较高的一蛇给他挡着。

(一蛇:MMP、我ri你哥)

 

 

 

 

 

 

 

这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晴天,G大校草Alex像往常一样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又像往常一样十分硬核的拒绝了三个女生的告白,大有一种“我这辈子就跟星星过的气势”。

 

蓝胖子回到寝室,沉重的对马克克说:“我觉得这样不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打动不了爱腻坚强不屈的金刚钻石心。”

 

然而正在拿手机疯狂给皮皮发消息的马克克根本没有理蓝胖子,也不知道他到底在bbll些什么东西。

 

找不到迫害对象怎么办?

 

当然是去找七公子了。

 

当蓝胖子一脸深沉地在七公子面前一坐的时候,伍六七整个人是懵逼的。

 

“帮我追到爱腻,这张红色的毛爷爷就是你的。”伍六七的眼睛就像两个通了电的电灯泡。

 

贼亮。

 

“这么大的八卦能不叫上我?”猫子一推门走进来,“人家可说人家就算是弯的也得是上面的那个,你要不委屈一下,反正也gay到手了。”

 

“......”蓝胖子定定的瞪着猫子,把他看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就是想看看爱丽在自己身下被欺负的泪眼朦胧、眼圈发红,哭着叫自己老攻、求自己放过他的样子。

 

真是想想都让人口干舌燥吶。

 

不然自己20cm龙根是白长的吗。(危)

 

到时候一定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嚯嚯!回神了,别yy了!”猫子嫌弃的撇过头,自然的把手环在伍六七肩上。

 

“……”我他妈才是全宿舍唯一一个单身的吧。

 

爱丽除外。

 

妈的金刚钻都突突不破他的心理防线。

 

看透一切的蓝胖子突然苍老了很多。

 

“听我的,要我说就……”

 

蓝胖子半信半疑的看向猫子,“真的可以?”

 

“当然,想到年伍六七追我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啧,狗男男。

 

想不到猫子的少女心竟然这么大。

 

蓝胖子眯眼看着猫子塞给他的小纸条,“把爱丽推在墙上壁咚。”

 

果断抛弃。

 

 

 

 

 

 

 

 

Alex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

 

自己对班长好像有点朦胧的心动。

 

对,就那个死胖子。

 

蓝胖子每次看他的时候,他都会条件反射的去躲,表面上淡定从容,实则心里小鹿瞎几把乱跳。(逐渐马化)

 

那又怎么办呢,自家弟弟又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

 

爱丽的姐姐操碎了心。

 

那只能让蓝胖子主动出击了。

 

于是她私下偷偷找了猫子。

 

开玩笑,自家弟弟的心思她还能不懂吗?

 

 

 

 

 

 

 

 

“你要gay爱丽??”小沐木触了电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宁发烧啦?”

 

“滚滚滚,”蓝胖子一把拍开小沐木的爪子,“我的身体是只能给爱腻一个人摸的。”

 

“哟~爱腻~爱腻……呕。”小沐木嫌弃的看着蓝胖子一脸痴汉样,“找我欲为达令去了。”

 

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自己还是找个女孩子处处吧,Alex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蓝胖子……他……

 

算了不想了。

 

Alex环顾四周,正巧发现一个女生正在偷瞄自己。

 

就她吧。

 

Alex迈开长腿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出所料获得了全班人的目光。

 

“周…咳…可可,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他僵着一张脸,语气十分平淡的说了一段惊天动地的话。(周可儿风评被害)

 

“……!!!”整个班如同沸腾的开水一样立马炸开,周可可的脸红得像朝霞,她捂住了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全班反应最大的,大概就是蓝胖子了。

 

“……”表面淡定如一,实则暴躁崩溃。

 

蓝胖子只是沉默,定定的盯着Alex,恨不得把他盯出一个洞来。

 

骨骼分明的手指死死的捏着脆弱不堪的签字笔,手上青筋爆出,坚硬的塑料笔壳竟是出现了一丝裂痕。

 

回忆变成了灰白色的。

 

他的心出现了一丝裂痕。

 

紧接着,越来越大。

 

 

 

 

 

 

 

 

“……”猫子淡淡的看着酒不离手的蓝胖子,“你没和他表白?”他纸条背面明明写了爱丽姐姐跟他说的事……

 

蓝胖子苦笑,“人家是直男,肯定觉得我很恶心…”烟酒缭绕的味道太过刺鼻,猫子终于忍不下去了。

 

“你他妈给我放手!你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爱丽他喜欢你!你他妈就这么怂吗?!”

 

猫子紧紧的捏着蓝胖子的手腕,左手握拳,作势要一拳打到他的脸上。

 

“爱腻他…喜欢我?”蓝胖子也不躲,他猛地愣住了,猫子的手硬生生杀了回去,离蓝胖子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只有不到一厘米。

 

“你……呼……你他妈没看我给你的纸条??”猫子不可置信道。

 

“……”总不能说纸条正面的内容太SB被他第一眼就pass了吧。

 

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老子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

 

手指颤抖的摸出手机,摔下脆弱易碎的酒瓶,向酒吧外跑去。

 

“我他妈就知道,收拾残局的又是我。”猫子幽怨地想到。

 

 

 

 

 

 

 

 

“哎,可可,听说Alex向你表白了!?”闺蜜兴奋的拉着周可可的手,来回摇晃着。

 

“对啊,但是……”周可可咬唇纠结,“明眼人都能看出班长大人很喜欢Alex吧,Alex他……”

 

难道不知道?

 

自己……

 

还是挺喜欢他们的cp的。

 

“啊呜呜,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太易碎了……”

 

 

 

 

 

 

“爱腻!”蓝胖子匆匆的打通了Alex的电话,对面的男人依然沉默着,不过还好,不是仓促的忙音。

 

“怎么了,胖子。”还是Alex先打破了沉默。

 

“……”没有勇气,没有勇气,去说出口。

 

 

 

 

 

 

“你喝酒了?”Alex静静的站在街角,盯着不远处那个身高腿长的男人。

 

他推掉了和所谓“女朋友”的约会,在迷离的夜晚来到这条、蓝胖子最爱来的酒吧街上。

 

他隐约有一种预感。

 

午夜一点,街上静悄悄的。

 

“我没喝酒,你别担心。”

 

他静静的听着那个男人扯谎。

 

“呵……”他沉闷地低笑出声,“胖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姐姐都告诉我了。”

 

“我……”

 

“我喜欢你,蓝胖子。”Alex从街角走出,故意用力踢了踢原本就有些松动的瓷砖。

 

 

 

 

 

 

“爱腻……”男人猛的转过头,怔怔地望着他越走越近的影子,愈发觉得梦幻。

 

他不语,只是眼神愈发露骨火热地盯着他。

 

“咳…别…别这么看我,”Alex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弯的。”

 

因为老子喜欢你。

 

你成功把老子掰弯了。

 

“你……呃…唔…”来不及反应飞速向自己扑过来的男人的怀抱,他只是被比他略高半头的男人摁进了怀里,火热的唇瓣相依。

 

“???”什么情况?说好的我是上面的那个呢??

 

被胡乱的强吻了一通后,Alex才逐渐回过神来,“那…可可…呃我是说周可可…唔…”

 

该死,又被亲了。

 

 

 

 

 

 

Alex:我们还是分手吧。

 

可可爱爱的稀粥:?为什么?

 

Alex:我喜欢男的。

 

可可爱爱的稀粥:……

 

看吧,老娘早该料到的。

 

无视了一脸懵逼的闺蜜,周可可向身后看去。

 

自己和闺蜜谈心散步,一共才走了200米,就这200米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意料之内。

 

呵、狗男男。

 

 

 

 

 

么么哒!谢谢小可爱支持!

【摄血】十八年夏至

2002年 1月9日 天气:多云

“相信我,冬天来了,就是春天,春天走了,又是夏至。”那个男生如此说。

“嗯,我都懂的!”轮椅上的女生用力点点头,“等我的腿伤好了,我们就出去玩好吗?和乔一起!”肤色偏白的女生充满期冀的眸子就那样盯着他。

男生失笑,伸手揉了揉女生的头。

“好,等我们小玛丽好起来,我们就去玩。”

所以,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啊。

……

2002年 3月2日 天气:晴

“长叶子了!乔!”轮椅上的女生拉拉男生的衣角,如瀑的白发反射着漂亮的光,“如果有一天花开了,里面会有拇指姑娘吗?”她天真的问道。

“会有的。”约瑟夫轻轻的吻了吻女孩的额头,“等你好起来,我就带你去看。”

“嗯!我最爱乔了!”

……

2002年 5月27日 天气:小雨

今天阴雨连绵的,乔都没来呢。

女生无聊的靠在窗边,晃动着一双光裸的长腿。

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让乔看见,他又得嚷嚷让自己穿上秋裤了。

“乔就是个大傻瓜啊……”

他可千万不要感冒了。

……

2002年 5月31日 天气:霾

乔已经一个月没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又跟父母吵架了吧…

“等我好了之后,一定要去找他!”

夏至,越来越近了。

……

2002年 6月21日 天气:晴

今天是夏至!

但是乔从五月初就一直没有来过。

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淋了雨感冒了吧。

今年的夏至也是一个人过的呢。

……

哎?为什么要说“也”呢?

因为……

乔早就不在了啊。

【摄血】他的八次表白

1、

他第一眼就爱上了她。

她就像个天使,偶然降落凡间,白皙的皮肤、纤瘦的背影、和姣好的面容。

他最喜欢把天使关进笼子里了。

You are my only true love forever.

那一天,她收到了他的第一封情书。

 

2、

我看上的东西,是逃不走的。

顶着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绅士形象是最能诱导优雅的女士进入狼的陷阱的。

你看,这不就上钩了吗?他怀抱着香软的美人,绅士的吻在她的额头上。

You are my treasure.

女士接过了他表达爱意的鲜花。

 

3、

“你真是我的完美恋人,先生。”

“谢谢,我美丽的女士,我更喜欢你叫我约瑟夫。”

如愿以偿。

就像普通的、令人艳羡的情侣那样。

Don't want to leave.

一个炙热而深情的吻。

 

4、

她终于发现异常了。

从她的玫瑰掉色时开始。

只是一点芳香剂和粘稠的血迹而已,何必大惊小怪的呢,真是令人费解。

我为了安慰她,骗她说那不过是染料而已。

Why panic?

掉色的纸玫瑰和她一样美丽。

 

5、

“我们要不要再深入一点?”他把她摁在床头,眼微眯,膝盖抵在她的两腿之间。

她罕见的沉默了,脑子里可能还记印着那支血玫瑰。

多么完美的艺术品,约瑟夫失望极了。

Look at me.

脸颊上的飘红出卖了她。

 

6、

你若不从,我便强迫。

恶魔终于向天使伸出了利爪,袒露自己毫不掩饰的欲望。

“告诉我,我的公主,”他虔诚的亲吻她尽是鲜血的双手,“你喜欢囚笼还是地狱?”

I only love you.

相信我。

他把她推向囚笼的中心。

 

7、

“你骗我.....”金色的人影瘫坐在囚笼中心,穿着精致的洋装,却感不到丝毫快乐。

“我没有啊....”约瑟夫推着餐车,“生日快乐,公主殿下。”香甜的奶油配上鲜美多汁的车厘子,令人食欲大增。

I'm just protecting you.

雪白的餐刀完美的嵌入红色。

 

8、

“玛丽玛丽!看看我新的研究成果!”他玩弄着薄薄的相片,见心上人没有理睬自己,他显得有些不开心。

“又不回答我!”他像个孩子似的转过身生闷气,随后立即释然。

“我原谅你了!毕竟,我最爱你了。”

I love you.

他静静的抱着女人,坐在冰冷的囚笼中心。